中共湖北省紀律檢查委員會 湖北省監察委員會

客戶端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頭條 >> 正文

“疫情面前,我們都是戰士” 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的醫務人員群像

發布時間:2020-01-23 |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瞿芃 通訊員 張易博 李章穎 楚天都市報記者 晏雯(武漢報道)

九省通衢的江城武漢,正因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成為關注的焦點。疫情面前,武漢市各醫療單位積極響應,迅速投入到抗擊病毒、搶救生命的最前沿。“只要生命還可珍貴,醫生這個職業就值得敬佩”,朋友圈里刷屏的這句話,成為廣大醫務人員的共同寫照。

“此事我沒有告知明昌。個人覺得不需要告訴,本來處處都是戰場!”在一封遞交給醫院黨委的請戰書上,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呼吸與危重癥醫學科黨支部書記、副教授張旃,瞞著同在一個醫院的丈夫李明昌教授,主動申請長駐留觀室,對病人作進一步的分檢工作。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爆發以來,曾參加過抗擊非典的張旃從一開始就奮戰在一線,并隨手記錄下每天的工作情況。 

武漢大學中南醫院利用移動心肺儀技術,成功救治一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患者。圖為救治過程。

“1月19日夜班……要兼顧發熱門診和二樓留觀室。從還沒到上班時間,就開始接會診電話。從5點到10點45分,一共24個醫療電話。精神一直處在高度緊張之中,體力也是極大地消耗。”

“1月20日8點到17點,54個工作電話,40多個病人查房,全院大會診3次,急會診多得不記得了。午間休息10分鐘,因為低血糖犯了。”

……

隨著疫情發展,張旃作出了長駐留觀室的決定:“這樣可以減輕其他醫生的負擔,病人也可以獲得延續性治療。如果領導們同意,請告之胡教授,同時停掉我的專家門診。另外,請加強留觀室的防護,固定下級醫生。”

在武漢,像張旃一樣,主動申請到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前線、最前線的事例還有不少。

“我是黨員,我先上!”江夏區第一人民醫院感染科副主任胡芬,繼抗擊“甲流”之后,再次請纓“沖在最前面”。自1月12日感染科收治第一例發熱患者以來,科室觀察病例每天增加十幾例,胡芬從早上8點穿上防護服查房開始,一直要穿到零點之后。防護服厚重,穿脫起來費時費力,為了節省上廁所的時間,胡芬白天甚至不敢喝水。

武昌醫院普外科護士劉爽,主動申請到收治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患者的金銀潭醫院重癥監護室支援。為了不讓父母擔心,她給母親發了一條短信:“媽媽,我去外面醫院進修了,您好好保重身體。”

“不計報酬,無論生死。”這是同濟醫院一名醫生在申請書上的表態。在同濟,百名黨員成立臨時黨支部,主動請纓進入發熱門診。如今,連第二批志愿報名都已滿員。

武漢大學中南醫院利用移動心肺儀技術,成功救治一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患者。圖為救治過程。 

上前線,意味著冒險,意味著戰斗。截至發稿前,據武漢市衛健委披露,武漢市已有15名醫務人員確診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另有1名為疑似病例。冒著被感染的危險,廣大醫務人員以大無畏的精神和盡職盡責的作風,捍衛著白衣天使的榮譽。

雖然已是凌晨4點半,湖北省中醫院光谷院區發熱門診仍有近10位患者候診。夜班護士穿著厚厚的防護裝備,正在做輸液前的校對,口罩上凝結的水珠記錄著一晚上的忙碌。診室門口,感染科醫生徐建良正在安撫焦急的患者,科室主任陸定波因為腿傷,推著輪椅上了一整天的班方才離開……疫情發生以來,這樣的場景和節奏,在武漢各醫療單位已很常見。

袁海濤是東西湖區人民醫院外科第一黨支部書記、重癥醫學科主任,1月14日,他所在的專家組碰到了一個難題:一名患者病情危急,進展為重度ARDS(急性呼吸窘迫綜合征),專家組討論認為應當進行氣管插管并轉運到ICU,但插管就意味著“門戶大開”,不但自己容易感染其他病菌,還易噴濺痰液傳染他人。

武漢大學中南醫院利用移動心肺儀技術,成功救治一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患者。圖為救治過程。 

“為了生命,我們必須冒這個險。”袁海濤拿定主意,當天晚上為患者插管后,和同事用轉運呼吸機把患者轉運到ICU。雖然只有600多米路程,但防護服里面的汗水、霧水以及外面的雨水,讓袁海濤記住了這次艱難的轉運。此后不久,袁海濤因勞累過度倒在了病床上,擔心同事對于這種重度ARDS患者處理經驗不足,仍每天通過微信檢查呼吸機參數和分析結果。

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不只是武漢的醫務人員。在湖北,面對疫情的蔓延,“支援武漢”“守住陣地”成為周邊城市醫務人員的共同心聲。

鄧甜甜是宜昌市第二人民醫院ICU護士,1月23日一早,結婚剛一年的她就要趕赴武漢,到一線支援金銀潭醫院。盡管家里人并不十分贊成,她仍義無反顧:“自己要去的,作為黨員,必須沖在前面。”即將同行的ICU醫生張斌,則是瞞著愛人收拾好行裝。

截至1月22日中午,湖北荊州已發現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確診病例6例,襄陽、宜昌、十堰、荊門、咸寧、鄂州、恩施、仙桃、天門、潛江等多地發現疑似病例。如何嚴防死守、嚴陣以待,是對當地醫務人員的重大考驗。

在荊州市中心醫院發熱門診,護士魏芳正在前臺對患者進行初步問診。22日下午5時到23日上午8時,這是她本次夜班的工作時間。原本在乳腺外科工作的她,因為工作需要,成為發熱門診的一員,這也讓同在一家醫院工作的丈夫盧銘浚感到擔心。

“擔心是肯定的,但作為家屬,包括父母和親戚,對她現在的工作都非常理解,也很支持。我想,這就是我們身為醫護人員不可推卸的職責。畢竟在疫情面前,我們都是戰士。”盧銘浚告訴記者。

圣诞企鹅游戏
江西快3一天有多少期 手机挂机赚钱靠不靠谱吗 新快3新快3开奖结果直播 多赢全能计划 问道冲了一千怎么赚钱 天津十一选五 0.1底分的砸金花 北京福彩快三遗漏数据 重庆时时彩龙虎玩法规则 陕西快乐十分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四方河南麻将 广东麻将最基本打法 中国体彩竞彩比分含加时吗 深海捕鱼大师下载 混合过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