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湖北省紀律檢查委員會 湖北省監察委員會

客戶端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廉政要聞 >> 正文

特寫 | 鐘南山其人

發布時間:2020-01-23 |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姜永斌

1月18日,從深圳搶救完相關病例回到廣州,接到通知又連忙從廣州趕往武漢,買不到機票只能坐在高鐵餐車;1月19日,實地了解疫情、研究防控方案,晚上又從武漢登上飛往北京的航班;1月20日,參加全國電視電話會議、新聞發布會、媒體直播連線,忙到深夜;1月21日,從北京回到廣州,在廣東省政府新聞發布會上解讀最新情況……

剛剛過去的四晝夜,這位84歲老人的工作和行程安排得滿滿當當。提醒別人“沒有特殊情況不要去武漢”,自己卻趕往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最前線,被媒體稱為疫情中的“逆行者”。他就是我國著名呼吸病學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

 

1月18日晚,鐘南山在趕往武漢的高鐵餐車上。蘇越明攝

 

1月21日,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呼吸系統疾病臨床醫學研究中心主任鐘南山(中)在新聞發布會上介紹情況。新華社記者黃國保攝

1936年10月出生的鐘南山,在84歲高齡再次“掛帥”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奮戰在新一輪疫情戰場的第一線。

鐘南山成長在醫生家庭,父親是著名兒科醫生,母親是廣東省腫瘤醫院的創始人之一。1960年,24歲的鐘南山從北京醫學院(現北京大學醫學部)畢業,踏上了與父母一樣的醫學之路。對他而言,同病人在一起,讓病人轉危為安,就是最大的幸福。

1979年,鐘南山考取公派留學資格,前往英國倫敦愛丁堡大學進修,但英國法律不承認中國醫生的資格,導師不信任鐘南山,把2年的留學時間限制為8個月。

鐘南山暗下決心為祖國爭口氣,他拼命工作,取得了6項重要成果,完成了7篇學術論文,其中有4篇分別在英國醫學研究學會、麻醉學會和糖尿病學會上發表。他的勤奮和才干,徹底改變了外國同行對中國醫生的看法,贏得了他們的尊重和信任。英國倫敦大學圣·巴弗勒姆學院和墨西哥國際變態反應學會分別授予他“榮譽學者”和“榮譽會員”稱號。

當他完成2年的學習后,愛丁堡大學和導師弗蘭里教授一再盛情挽留。但鐘南山回國報效的決心已定,他說:“是祖國送我來的,祖國正需要我,我的事業在中國!”

 

2003年11月9日,鐘南山在為市民義診。新華社發

“把重病人都送到我這里來!”17年前那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令鐘南山廣為人知。

2003年初,非典型性肺炎(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簡稱SARS)疫情來勢洶洶,廣州好幾家專門接納“非典”病人的醫院已經不堪重負。

時任廣州呼吸疾病研究所所長的鐘南山站了出來,出任廣東省非典醫療救護專家組組長,并把他帶領的呼研所推向了前臺。

盡管所內陸續有多位醫務人員病倒,鐘南山依然決定向患者敞開大門。這里,成為“非典”大戰的最前沿。

控制病情,首先要查清病原體。當時有權威觀點認為,“非典”是由衣原體細菌導致的。鐘南山和同事們則認為“非典”是一種病毒性疾病。事實證明,疫情正是由SARS冠狀病毒引發的,鐘南山力排眾議的“發聲”讓抗擊“非典”少走了彎路。

在鐘南山的指揮下,呼研所率先摸索出一套有效的防治“非典”的方案。這一經驗被世界衛生組織認為對全世界抗擊“非典”有指導意義,后來成為通用的救治方案,鐘南山也成為群眾心目中的功臣。

“非典”過后,鐘南山依舊致力于呼吸系統疾病領域。他主動承擔起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代言人的角色,向公眾普及衛生知識,推動公共衛生事件應急體系建設。

“呼吸系統疾病是公共衛生事件應急體系需要應對的最主要疾病。”鐘南山說,“非典”之后,全國陸續設立了幾百個疾病監測點,能夠及時監測到公共衛生事件的實況,對于呼吸系統疾病的診斷水平也在不斷提升。

此后的H1N1、H7N9等疾病,醫護人員和防疫機構都能夠快速找到病原并進行防控。

由MERS冠狀病毒感染的中東呼吸綜合征(MERS),自2012年以來在中東地區引發了嚴重疫情,2015年又在韓國爆發。

2015年5月28日凌晨,一名韓國患者被送入廣東省惠州市中心人民醫院。這是我國首例輸入性MERS疑似病例,而廣東僅用兩個多小時就將該疑似病例追蹤到位。

應急響應隨即啟動,病人被收入ICU負壓病房隔離治療,醫院成立防控應急工作領導小組、醫療救治專家小組及醫院感染防控小組。第二天,廣東省中東呼吸綜合征臨床專家組成立,鐘南山再次擔任組長,攜國內知名專家到惠州商討首例MERS患者救治及醫院防控計劃。由于及時研判和科學應對,MERS疫情并未進一步擴散。

 

2016年3月11日,第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鐘南山在審議中發言說,要理性認識霧霾和健康與疾病的關系。新華社記者李學仁攝

“我不過是一個看病的大夫。”雖然早已是國內公認的呼吸病學領軍人物,獲得過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一等獎、白求恩獎章,鐘南山卻始終保持謙遜。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曾位列中國人群死因前三位。鐘南山帶領團隊于1999年提出對慢阻肺進行早期干預,經過10多年磨礪,第一次從流行病學證實生物燃料可引起慢阻肺,第一次發現兩種老藥用于預防慢阻肺急性發作安全有效,相關成果被寫進世衛組織編撰的新版慢阻肺全球防治指南。

他還與有關專家一起,首次在國際上證實對早期無癥狀或僅有極少癥狀的慢阻肺患者使用單種藥物治療,可以明顯增加患者肺功能,并延緩肺功能每年的遞減率,為國際上慢阻肺的早診早治提出新的戰略。

2018年12月,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之際,鐘南山被授予“改革先鋒”稱號,被評價為“公共衛生事件應急體系建設的重要推動者”。2019年9月,新中國成立70周年前夕,他又當選“最美奮斗者”。

 

2018年8月2日,鐘南山院士在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診室內為患者檢查。新華社記者鄧華攝

 

2018年8月2日,鐘南山院士在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診室內為患者分析病情。新華社記者鄧華攝

包括“院士門診”“院士查房”、做科研、帶學生,這位精神煥發、步伐矯健的八旬院士,至今仍在看病出診一線工作。對于一時難以解決的疑難病癥,鐘南山會當作學術研究新挑戰,回到實驗室進行科研攻關。“實踐醫學就是一邊實踐,一邊科研。”鐘南山說,“不能只是搞研究,最重要的還是要解決病人的問題。”

“鐘南山院士對于醫學工作的初心讓我們深受觸動。現在還在工作崗位上,堅持多發一份光和熱。”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醫生周玉民說,鐘南山嚴謹的工作態度,愛崗敬業和拼搏奉獻的精神,直面挑戰、勇于擔當的精神始終激勵著他們。

面對去年底開始的這一輪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鐘南山再次義無反顧地站出來,實地研判疫情,參加有關新聞發布會,向公眾傳播專業觀點。

“中國現在是非常明確地向世界宣告,我們第一步就是公開的、透明的,在處理這個問題的態度完全沒有任何保留。”在1月21日廣東省政府新聞發布會上,鐘南山對外界覺得中國隱瞞病情的說法給予正面回應。他說,武漢對疫情上報抓得很緊,而且特別重視出去的人的檢測,發現發燒則禁止離開,這樣做能夠很有效地控制傳播。

鐘南山認為,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染性和毒力都沒有SARS強,但目前的病例明確證實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能夠人傳人。由于沒有特效治療手段,對病人嚴格隔離是最有效的方法,而且能避免“超級傳播者”出現。

“要預防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戴口罩還是有用的。如果有一些不舒服或者感冒,應該到當地的發熱門診去看病,必要時進行排查。”鐘南山預計,春節期間得病的人數還會有增加,但只要把隔離和監控這兩點做好,他不太相信會出現“非典”那樣大規模傳播的情況。

我們從古以來,就有埋頭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為民請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這就是中國的脊梁。

圣诞企鹅游戏
云南时时哪里投注 吉林时时彩规则 网络乞丐赚钱 190足球即时指数手机版190KK 天津时时开奖结果500 超级水果拉霸手机游戏下分版 广西快乐十分 注册送38.币的捕鱼 贴吧顶贴赚钱 微信商城制作 重庆时时猜走势图 重庆快乐10分 大乐透近30期走势图 快乐12开奖结果手机版 四川快乐12 新时时彩官网